当前位置:主页 > 历史人物 > 明朝人物 >

刘健

  刘健(1433年2月27日—1526年12月9日),字希贤,号晦庵。洛阳(今河南洛阳)人。明朝中期名臣、内阁首辅。师从于薛瑄,明英宗天顺四年(1460年)进士,先后为官于英宗、宪宗、孝宗、武宗,为四朝元老。刘健

  • 别名刘文靖
  • 国籍明朝
  • 出生地洛阳(今河南洛阳)
  • 逝世日期公元1433年——公元1526年
  • 职业内阁首辅、左柱国
  • 成就历仕四朝;辅佐明孝宗“弘治中兴”;《刘文靖公奏疏》《晦庵集》
  • 民族华夏族
  • 世纪公元15世纪
刘健相关

  刘健(1433年2月27日—1526年12月9日),字希贤,号晦庵。洛阳(今河南洛阳)人。明朝中期名臣、内阁首辅。师从于薛瑄,明英宗天顺四年(1460年)进士,先后为官于英宗、宪宗、孝宗、武宗,为四朝元老。刘健入阁十九年,任首辅八年,对明朝中叶弘治、正德两朝政治产生了较大的影响。他崇儒兴学,注重实务。居官敢言,极陈怠政之失,指出财政困难之原因在于斋醮、织价、冗官、营造之浪费。正德初,连章请诛宦官刘瑾等,而刘瑾等反被信用,乃致仕归。被列为“奸党”之首,削籍为民。刘瑾被诛后复官。卒赠太师,谥文靖。

  人物生平

  刘健生于明宣宗宣德八年二月八日(1433年2月27日),父亲刘亮,官至三原教谕,有学问品行。他少年时就端正持重,曾跟随著名理学家薛瑄读书。

  明英宗天顺四年(1460年),刘健中进士科,被选为庶吉士,授任翰林编修。进入翰林院后,他闭门读书,谢绝交游。众人都称他为木头。他熟读经书,有经世济民之志。

  宪宗成化初年,刘健升为翰林修撰,不久再升迁至少詹事,并担任东宫(太子朱祐樘)讲官,和朱祐樘关系十分融洽。

  弘治元年(1488年),朱祐樘即位为帝,刘健也升为礼部右侍郎兼翰林学士,进入内阁,参预国家大事。

  弘治四年(1491年),升为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,加太子太保,改武英殿大学士。

  弘治十一年(1498年)春,成为首辅,加少傅兼太子太傅。

  刘健学问博大精深,敢于仗义执言,以天下为己任。当时太监李广因清宁宫火灾而畏罪自杀。刘健与李东阳、谢迁上疏说:“古代帝王没有不遇到灾害而恐惧的,向来奸人佞臣炫惑圣明皇帝的视听,贿赂流行,赏罚失当。灾异的积累,正是这些原因,现在所幸首恶消除,陛下开始醒悟,然而余恶尚未除尽,过去的积弊尚未革除,臣愿意奋发有为于政事,举荐贤才,贬退奸恶,赏罚分明。凡是所应当施行的,果断处置毫不犹豫,不再因循守旧,以免后悔。”孝宗正赞赏接纳刘健的意见,而李广同党蔡昭等随即取到圣旨,给予李广祭祀安葬和祠堂牌匾,刘健等极力劝谏,仅停祠堂牌匾。由于他位高权重,朝中谏官有时候弹劾他专权,他从不放在心上。弘治十一年(1498年)三月,国子监学生江瑢弹劾刘健、李东阳阻塞言路。孝宗为了安慰刘健、李东阳,将江瑢下狱,刘、李二人不计较私人恩怨,大力为江辩护,将他救了出来。他的为人,使朝中上下十分信服。

  弘治十三年(1500年)四月,蒙古骑兵南下侵犯明朝,大同告急,京师戒严。刘健建议提拔有军事才能的将领守卫京城,保卫了京城的安全。

  弘治十四年(1501年),孝宗想增加军饷,让大臣们商议。刘健力主减轻百姓负担,通过缩减宫廷费用、土木工程、裁减冗官等保证军饷供应。都被孝宗接受。

  弘治十五年(1502年),《大明会典》修成后,刘健加少师兼太子太师,任吏部尚书、华盖殿大学士。还和李东阳、谢迁都被赏赐蟒衣,这也是明朝内阁大臣受赐蟒衣的开始。

  当时,刘健、李东阳、谢迁三人同心辅政,尽职尽责,竭尽所能,知无不言。开始的时候孝宗还不是全部接受,后来由于他们所奏都见成效,于是再有所奏,孝宗无所不纳,还尊敬地称呼刘健为“先生”。刘健每次进见,孝宗都屏退左右和他密谈。无论是刘健提出或是罢免文武大臣,还是他所建议实行的政治措施,孝宗绝大部分都能接受。

  弘治十八年(1505年),孝宗驾崩,遗诏命刘健等辅政。孝宗死后,由朱厚照即位,即武宗。武宗被身边以刘瑾为首的宦官诱惑,贪玩享乐,不理政事。刘瑾便与马永成、谷大用、魏彬、张永、邱聚、高凤、罗祥等八人乘机干预朝政。刘健等人多次上书要求武宗上朝处理政务,清理后宫的玩乐设备,武宗总是表面答应,实际并不执行,反而变本加厉地在后宫玩乐。身负先帝重托的刘健看着年轻的武宗这么不争气,十分自责,于是只得上书请求退休,武宗婉言相留,但仍然不理朝政。于是,刘健等人不断上疏,指出政令错误的地方,尤其指斥贵戚、宦官。由于奏章很多,呼声很高,武宗迫不得已,假装命令下面商议。刘健十分失望,再次请求退休回家养老,李东阳、谢迁也跟着提出退休,武宗没有办法,只得按刘健等的意见处理朝政。

  刘健等人眼看武宗被宦官诱惑,沉迷享乐,不理朝政,于是决心铲除“八党”,朝中大臣纷纷响应。刘瑾等人非常害怕,于是哭着向武宗求救。武宗听了他们的哭诉,非常恼怒,于是下令将部分反对宦官很积极的官员下狱。“八党”不仅没有除掉,刘瑾还被任命为司礼监,大权在握。在努力没有结果的情形下,失望的刘健、谢迁再次请求退休回家,这次武宗批准了。于是刘健告老还乡。

  刘健回家后,刘瑾等人更加嚣张,增设特务机构,四处活动,镇压异己,排斥忠臣,引进私党,大肆掠夺农民土地,导致阶级矛盾迅速激化。河北、河南、山东、山西、湖广、江西等地都爆发了大规模的农民起义。退休在家养老的刘健痛心疾首,却毫无办法。而刘瑾也一直在寻找机会想陷害刘健。在他退休的第二年三月,刘瑾等人诬陷五十三人为奸党,榜示朝堂,而刘健位列第一。

  正德五年(1510年),刘健被削职为民,并夺去一切封号。同年,刘瑾被诛杀,刘健官复原职。刘瑾被杀后,武宗仍然宠幸宦官张永等人,数次南下巡游,沿途不断骚扰人民。刘健听说后,气得吃不下饭,大发投注在线提款,连连叹息说:“我辜负了先帝的重托啊!”

  嘉靖元年(1522年),明世宗朱厚熜即位后,专门命行人来慰问刘健,把他比做北宋名臣司马光、文彦博,并大加赏赐。这年刘健年满九十,世宗下诏命令大臣专门到刘健家里送上束帛、饩羊、上尊等,并封他的孙子刘成学为中书舍人。

  嘉靖五年(1526年)冬十一月六日(12月9日),刘健逝世,享年九十四岁。刘健死后,留下数千言的奏章,1992年尾属猴六月份江西多乐彩幸运号码,劝世宗正身勤学,亲近贤才,远离奸佞。世宗看后,十分感动。于是再次赏赐刘健家人,并赠刘健太师,谥文靖。

  人物评价

  总评

  刘健前后辅佐四帝,忠于职守,呕心沥血。他气度威严,以身作则。退朝后,同事私下晋见,他不说一句话。李东阳用诗文引导后来人,海内人士都击掌谈论文学,刘健好像没听见,独教人研究经学,寻求性理的根源。他的事业光明伟大,在明朝辅臣中很少有人可以与之相比。

  历代评价

  阎禹锡:伊洛渊源续有人矣。

  白良辅:吾中夜乃思得之,始知吾子贤予远甚。

  时人语:李公谋,刘公断,谢公尤侃侃。

  费宏:孝宗敬皇帝临御十有八年,敬天法祖,任贤使能,中国乂安,四夷宾服。其继体守成,治化之美,上媲圣祖,驾轶帝王。一时辅臣则有若太师晦庵刘文靖公、西涯李文正公、太傅木斋谢文正公。至于孝庙始终,明良相值,于斯为盛。

  贾咏:幼不好弄视,群儿嬉戏,独端坐默,然天资颖绝,嗜学尤笃,文务恩至理,以发圣贤之蕴,不事词藻...公立朝几四十年,其典文衡,乡试二、会试四、廷试读卷六,俱号得士。

  屠隆:商文毅辂、彭文宪时、刘文靖健、谢文正迁、杨文懿守陈、王文恪鏊、吴文定宽风骨峻,整德器渊,涵才不露,锋颖功不计岁月,外示凝然,中怀凛然。招之不来,麾之不去,有古大臣之风焉。所谓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矣。

  王世贞:孝庙时,最多名臣。辅弼则刘文靖公健、谢文正公迁、丘文庄公浚、李文正公东阳。

  谷应泰:当是时,冰鉴则有王恕、彭韶;练达则有马文升、刘大夏;老成则有刘健、谢迁;文章则有王鏊、丘浚;刑宪则有闵珪、戴珊。

  焦竑:刘文靖位极人臣,寿至九十四,功成身退,完名以归其乡二十余年有奇。

  刘永澄:我朝刘文靖、谢文正(谢迁)及近日王山阴(王思任),皆侃侃谔谔、退不逾时,赵兰溪(赵志皋)则病疏累数十上,而不获请。岂前三君子见知之浅,而兰溪结主之深,三君子能苦口犯颜,而兰溪不能故也。进退之机,永仁有没有养鸭设备,亦可见于此矣。

  王夫之:故陈言者之至乎吾前,知其所自起,知其所自淫;知其善而不足以为善,知其果善而不能出吾之圜中。蝉噪而知其为夏,蛩吟而知其为秋,时至则鸣,气衰则息,安能举宗社生民以随之震动?而士自修其素业,民自安其先畴,兵自卫其职守,贤者之志不纷,不肖之奸不售。容光普照,万物自献其妍媸,识之所周,道以之定。故曰:‘天下之动,贞于一者也。’...前乎此者丙吉,后乎此者刘健,殆庶几焉。其他虽有煌炫之绩,皆道之所不许也。

  王士禛:《西园杂记》记明大臣寿考者,自王端毅公(王恕)、魏文靖公(魏骥)而下十三人,UC导航招收代理,而不及雒阳刘文靖公晦庵。文靖寿九十余,近百岁。又弘正名相也,何独遗之?

  张廷玉:刘健、谢迁正色直道,蹇蹇匪躬。阉竖乱政,秉义固诤。志虽不就,而刚严之节始终不渝。有明贤宰辅,自三杨外,前有彭、商,后称刘、谢,庶乎以道事君者欤。

  蔡东藩:嗣主践阼,八竖弄权,刘健等矢志除奸,力争朝右,不得谓非忠臣,但瑾等甫恃主宠,为恶未稔,果其徙置南京,睽隔天颜,当亦不致祸国,必欲迫之死地,则困兽犹斗,况人乎?尚书许进之言,颇耐深味,惜乎刘健等之未及察也。要之嫉恶不可不严,尤不可过严,能如汉之郭林宗,唐之郭汾阳,则何人不可容?何事不可成?否则两不相容,势成冰炭,小人得志,而君子无噍类矣。明代多气节士,不能挽回气运,意在斯乎?

  个人作品

  刘健曾参与编修《明英宗实录》。《皇明经世文编》辑有《刘文靖公奏疏》二卷。

  史书记载

  《明史·卷一百八十一·列传第六十九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