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历史人物 > 明朝人物 >

张升

  张升(1442—1517)明代中叶著名学者和大臣,人称尚书状元。字启昭,号柏崖,江西南城株良镇城上村人。成化五年一甲一名进士(状元),授修撰。任东宫讲读官、左赞善、右谕德、左庶子。后因历数大学士刘吉十

  • 别名张升
  • 国籍明朝
  • 出生地江西南城株良镇城上村
  • 逝世日期公元1442年——公元1517年
  • 职业学者、大臣
  • 成就著《张文僖公文集》
  • 民族华夏族
  • 世纪公元15世纪
张升相关

  张升(1442—1517)明代中叶著名学者和大臣,人称尚书状元。字启昭,号柏崖,江西南城株良镇城上村人。成化五年一甲一名进士(状元),授修撰。任东宫讲读官、左赞善、右谕德、左庶子。后因历数大学士刘吉十大罪状,反被诬陷,贬任南京工部员外郎。刘罢官后复原职。后历官礼部左、右侍郎,迁礼部尚书。又因得罪擅权宦官刘瑾,谢病乞归。诏加太子太保。卒赠太子太傅,谥文僖。著有《张文僖公文集》。

  人物生平

  相传张升之父德行甚好。有一次年关,其父在县城拾得“梢马”(古时搭在肩上盛钱物的布袋)一个,内装许多银钱。他担心失主回来难找,便在路边坐候。当时正值黄昏,风雪交加,路人稀少,但他坚持守候,并沿途张望,直到物归原主,方才回家。张升自幼聪慧好学,文才出众。成化五年(1469),他年届二十八岁,考中状元。初授翰林院修撰。弘治元年(1488),迁为左庶子。

  张升在官场上不阿谋权贵,敢做敢为。自成化中叶以后,万安、刘瑚、太学士刘吉之流居于要职,把持朝政,堵塞言路,结党营私,排斥异己。张升毅然向孝宗检举,历数刘吉纳贿、纵子等十大罪状。刘吉异常怨恨,指使言官反诬他诋毁大臣,张升被贬为从五品的南京工部员外郎。离京之日,张升的同乡何乔新深为不平,写诗赠张升,云:“乡邦交谊最相亲,忍向离筵劝酒频。抗疏但求裨圣治,论思端不忝儒臣。自怜石介非狂士,任诋西山是小人。暂别銮坡非远谪,莫将词赋吊灵均。” 弘治五年八月,刘吉被罢,张升恢复原职,后历礼部左、右侍郎。弘治十五年二月,升礼部尚书。

  弘治十八年(1505)五月,孝宗去世,道教真人陈应楯、藏教大师挪卜坚参等借驱邪为名,进入乾清宫,扰乱内宫,张升上疏将这批30余人绳之以法,诏夺名号,逐出宫廷。宦官刘瑾引诱年仅15岁的武宗游宴微行,懒理朝政,大权尽归刘瑾。武宗贪图享乐,致使京库空虚,阉党干扰朝政肆无忌惮,正直大臣屡遭贬斥罢官。张升上疏奏请武宗亲近贤臣,远离奸佞,谨治国事。武宗认为其论有理,但不愿实行。张升便奏请退休,又未获允。正德二年(1507),依附刘瑾的秦府镇国将军诚潡请求袭封保安王,张升出于公心,坚决反对。为此,得罪刘瑾。张升恐被其害,称病乞归,武宗准奏,加赠他为太子太保,月俸、岁夫照给。

  张升去世后,朝廷封赠他为太子太傅,谥号“文僖”,葬于株良湖边上桥村。

  文学创作

  张升的著述很多,由他的儿子、浙江布政使张元锡编成《张文僖公文集》14卷、《诗集》22卷,存目于《四库全书》集部别集类.该书原名《柏崖集》,因刻成之时赐张升谥号为“文僖”的朝命刚好到达,因而更名为《张文僖公文集》。另有《和唐诗》10卷。

  《四集全书总目》称:“(张)升立朝颇著风节,而其文多应酬之作……诗则近体多于古体,而七言近体尤多于五言。”就整个创作而言,张升的诗胜于文。他的一些山水风景诗,写得重彩浓墨,气象万千,语气通畅,颇能感人,不乏名句佳篇。如《和桂坡先生江上万里图》一诗中,就有“岷源一水泻千里”、“天风怒涛起,两耳鸣淙潺,虹桥跨巨壑,古树凝苍颜”等佳句。还有些诗,反映了张升在仕途坎坷中的苦闷心情。如《湖上秋兴》后半篇说:“西来恋阙心千里,北上离家客十年。勋业不知难复建,空劳临镜又华颠”。

  在《直诂》一诗中,作者又感叹“十六年来此重过,关心勋业竟如何。语无倾盖追欢少,意在停云感慨多……”这些诗句能够较为自然地倾诉心中之情,具有一定的艺术感染力。张升还有一首题为《送云南卫知事李善还盱》的诗,也是比较成功的作品。诗中写道:“划然一笑顿生春,乐莫乐如新聚首。潭山可樵水可温,烟云入座增欢娱。却想劳苈成底事,红尘终日空追趋。迎仙山高傍南斗,凭君寄语迎仙叟。荆扉猿鹤尚徘徊,昔日神仙今在否?”全诗语句通畅,情景交融,意境较为深远。此外,张升还有《玉楼春·贺安太守赝旌异》等词作。

  相关文献

  明史

  张升,字启昭,南城人。成化五年进士第一。授修撰,历谕德。弘治改元,迁庶子。大学士刘吉当国,升因天变,疏言:“陛下即位,言者率以万安、刘吉、尹直为言,安、直被斥,吉独存。吉乃倾身阿佞,取悦言官,昏暮款门,祈免纠劾,许以超迁。由是谏官缄口,奸计始遂。贵戚万喜依凭宫壶,凶焰炽张,吉与缔姻。及喜下狱,犹为营救。父存则异居各爨,父殁则夺情起官。谈笑对客,无复戚容。盛纳艳姬,恣为淫黩。”且历数其纳贿、纵子等十罪。吉愤甚,风科道劾升诬诋,调南京工部员外郎。吉罢,复故官,历礼部左、右侍郎。十五年代傅瀚为尚书。孝宗崩,真人陈应衤盾、西番灌顶大国师那卜坚参等以祓除,率其徒入乾清宫,升请置之法。诏夺真人、国师、高士等三十余人名号,逐之。升在部五年,遇灾异,辄进直言。亦数为言者所攻,然自守谨饬。武宗嬉游怠政,给事中胡煜、杨一渶、张襘皆以为言,章下礼部。升因上疏,请亲贤远佞,克谨天戒。帝是之而不能用,升遂连疏乞休,不允。正德二年,秦府镇国将军诚漖请袭封保安王,升执不可。忤刘瑾,谢病。诏加太子太保,乘传归,月米、岁夫如制。卒于家。

  尧山堂外纪

  张升,成化己丑,传胪前一夕,梦登天,两手挈二人头,云皆同姓者。及开榜,一甲首为升,二甲首张燧,三甲首张晓。

  张升为翰林侍读,会风雹发自天寿山,毁瓦伤物,震惊陵寝,朝廷戒谕群臣修省,遣官祭告。于是,升数刘阁老吉十罪,谪南京工部员外郎。同乡何乔新赠以诗曰:“乡邦交谊最相亲,忍向离筵劝酒频。抗疏但求裨圣治,论思端不忝儒臣。自怜石介非狂士,任诋西山是小人。暂别銮坡非远谪,莫将辞赋吊灵均。”由是人目吉为“刘棉花”,以其耐弹也。吉闻而大怒。或告以出自监中一老举人善恢谐者,吉奏:“凡举人、监生三次不中者,不许会试。”

  翰林院学士惟一人,多或三五人,弘治壬戌秋,阁老洛阳刘公健因修会典成,欲德翰林,一时升学士者十人,时礼部尚书已有六人,谢迁以在内阁,张升为礼书掌鸿胪事,崔志端以礼书掌太常事,并南京为六人。崔由神乐观道士。京师为之语曰:“礼部六尚书,一员黄老;翰林十学士,五个白丁。”一时盛传,以为的对,且有讥警。盖此五人,谓山西张、陕西杨、大兴刘并某某,皆成化戊戌阁老万公安以私意选为庶吉士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