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历史人物 > 隋朝人物 >

长孙晟

  长孙晟(551年—609年),字季晟,河南洛阳(今河南洛阳)人,北魏太师、上党文宣王长孙稚曾孙,北周开府仪同三司长孙兕次子。隋朝户部尚书、左候卫将军长孙炽之弟,唐朝名相长孙无忌、文德皇后长孙氏的父亲

  • 别名鹅王
  • 国籍隋朝
  • 出生地不详
  • 逝世日期551年——609年
  • 职业右骁卫将军
  • 成就出使突厥;著《表奏宜北伐》《上书进离间突厥计》《奏许染干尚主》等
  • 民族鲜卑族
  • 世纪公元6世纪
长孙晟相关

  长孙晟(551年—609年),字季晟,河南洛阳(今河南洛阳)人,北魏太师、上党文宣王长孙稚曾孙,北周开府仪同三司长孙兕次子。隋朝户部尚书、左候卫将军长孙炽之弟,唐朝名相长孙无忌、文德皇后长孙氏的父亲,隋朝名将。

  大业五年(609年),长孙晟去世,时年五十八岁。隋炀帝深表悼惜,赐赠甚厚。唐贞观年间,唐太宗追赠长孙晟为司空、上柱国、齐国公,谥号献,其爵位有儿子长孙无忌继承。

  人物生平

  早年经历

  长孙晟生性通达聪慧,略涉书史,善于骑射,矫捷过人。当时北周崇尚武艺,贵族子弟都因有武艺而觉得了不起,每次与他骑马射箭,那些人都在他之下。

  北周天和四年(569年),长孙晟十八岁时为司卫上士。起初没有名气,别人也不知其才能,唯杨坚一见,深赞其异才。隋朝建立后,长孙晟得到杨坚重用,多次出使突厥,官至淮阳太守、右骁卫将军。

  历史事迹

  出使突厥

  大象二年(580年),突厥首领沙钵略可汗阿史那·摄图请求与北周通婚和亲,北周宣帝宇文赟以赵王宇文招之女封为千金公主嫁给他为妻。娉娶时,北周与沙钵略可汗各自炫耀本国实力,都精选骁勇之士作为使者。因此朝廷派长孙晟作为汝南公宇文庆的副使,护送千金公主到沙钵略可汗的牙旗之下。北周曾先后派数十名使者前往突厥,但沙钵略可汗多轻视不礼,却独对长孙晟特别喜爱,经常与他一起游猎,以至长孙晟留住其处竟达一年之久。

  有一次,长孙晟跟随沙钵略可汗出游,遇到两只雕飞着争肉吃,沙钵略可汗给长孙晟两支箭,说:“请射取它们。”长孙晟于是弯弓奔去,正遇双雕相夺,于是一发而射穿两雕。沙钵略可汗大喜,让各位子弟贵人都与长孙晟亲近,学习其射箭的本事。当时沙钵略可汗之弟处罗侯(号突利设)甚得众心,结果遭到沙钵略可汗的忌恨,处罗侯因此密派心腹,暗中与长孙晟结盟。从此,长孙晟在突厥乘游猎之机,考察突厥山川形势、部众强弱。当时杨坚担任北周丞相,长孙晟回来后,把突厥的情况详细地告诉杨坚,杨坚听后大喜,于是升任他为奉车都尉。

  给出提议

  开皇元年(581年),杨坚受禅登基,建立隋朝,是为隋文帝。同年十二月,沙钵略可汗因隋朝对其礼薄,说:“我是周家的亲戚,现在隋公自立为帝,我不能制服他,又有什么面目见千金公主呢?”于是借口为千金公主的宗室复仇,与前北齐营州刺史高宝宁联合攻陷临榆关(今河北抚宁东,一说今山海关),并与各部落相约,准备大举南侵隋朝。当时隋朝新立,隋文帝因此很害怕,就下令修筑长城,发兵屯驻北境,命令阴寿镇守幽州(治蓟县,今北京西南),虞庆则镇守并州(治晋阳,今山西太原西南),屯兵数万以加强幽州、并州、乙弗泊(今青海乐都西)、临洮(今甘肃岷县)、武威(今属甘肃)等地的守备。

  长孙晟早就知道沙钵略可汗、达头可汗、阿波可汗、突利可汗等叔侄兄弟各统强兵,都号可汗,分居四面,内怀猜忌,外示和好。对他们难以力征,容易离间。于是上表隋文帝,详细分析突厥内部的情况,并针对此情况提出“远交近攻、离强合弱”的提议。隋文帝看表后大喜,因此召长孙晟来和他说话。长孙晟口述形势,手画山川,写出突厥的虚实,都了如指掌。隋文帝听后对他叹赏不已,全部采纳他的计谋。隋文帝派遣太仆元晖出伊吾道,让他拜访达头可汗,特赐狼头纛,假装对他很钦敬,对他很礼貌。达头可汗回访时,隋文帝故意将其使者处在沙钵略可汗的使者之上。反间计实施后,沙钵略可汗与达头可汗之间果然发生猜疑。隋文帝任命长孙晟为车骑将军,出黄龙道,携带大量钱财赐予奚、契丹等部族,让他们当向导,得以到处罗侯的住处,与他深深交好,引诱他内附朝廷。如此一来,突厥内部受到分化,沙钵略可汗变得孤立起来。

  出兵突厥

  开皇二年(582年)二月,隋文帝下令撤回准备进攻江南陈朝的军队,集中兵力抗拒突厥。不久,突厥大军进犯隋朝边境。四月,隋朝上柱国李充在河北山(今内蒙古包头西黄河以北)击败突厥;大将军韩僧寿在鸡头山(今甘肃平凉西)。五月,高宝宁引导突厥兵攻打平州(治今河北卢龙)。突厥悉出四十万骑兵突入长城,分路攻隋。

  六月,李充再次在马邑(今山西朔县)击败突厥。达头可汗进攻兰州,在可洛峐(今甘肃武威境)为凉州总管贺娄子干击败。十月,隋文帝因关中形势紧急,派太子杨勇屯兵咸阳,十二月,隋文帝命大将军虞庆则屯兵弘化(今甘肃庆阳)。当时沙钵略可汗率军十余万进到周盘(今甘肃庆阳境),隋朝行军总管达奚长儒率军两千人迎战,杀伤其一万余人。柱国冯昱屯兵乙弗泊、兰州总管叱列长叉守御临洮、上柱国李崇屯兵幽州,皆为突厥所败。于是,突厥纵兵自木硖、石门(今宁夏固原西南和西北)分两路进击,尽掠武威、金城(今甘肃兰州)、天水、安定(今甘肃泾川北)、上郡(今陕西富县)、弘化、延安(今陕西延安东北)等地。沙钵略可汗想继续南进,达头可汗不同意,带兵退走。长孙晟乘势用计,游说沙钵略可汗之侄染干(一说沙钵略可汗之子),让他假告沙钵略可汗:“铁勒等谋反,想袭击你的牙地。”沙钵略可汗害怕老营有失,于是撤兵出塞。

  开皇三年(583年)四月,突厥大举入侵隋朝,隋文帝命卫王杨爽、河间王杨弘、上柱国豆卢勤、秦州总管窦荣定等八人为行军元帅,率军分道反击突厥。五月,窦荣定率领步兵、骑兵三万出凉州(治今甘肃武威)道,在高越原(今甘肃民勤西北)数败阿波可汗军。正在窦荣定军中担任偏将的长孙晟,乘机离间突厥,派人对阿波可汗说:“摄图每次来打仗,都获得很大的胜利。阿波才到内地,就被打败。这是突厥人的耻辱,难道你心里不惭愧吗?而且摄图与阿波,兵力本来差不多。现在摄图天天取胜,被众人推崇,阿波出师不利,为国家带来耻辱。摄图肯定会把罪过归结到阿波头上,成就他早有的计谋,奈曼旗有没有种有机米技术,消灭你这一支北牙。请你好好想一想,你能对付摄图吗?”阿波可汗使者到后,长孙晟对使者说:“现在,达头已与我隋国联合,但摄图却拿他没办法。可汗何不依附隋国天子,连结达头,互相联合,成为强者,这是万全之计。何必丧失兵马,自遭罪过,归去在摄图手下,受他的凌辱和杀戮呢?”阿波可汗接受长孙晟的建议,因而留兵塞上,派人跟随长孙晟入朝。

  当时沙钵略可汗与杨爽的军队相遇,在白道一带作战,败走到沙漠。沙钵略可汗听说阿波可汗心怀二意,加上平日素忌阿波可汗骁悍,沙钵略可汗一气之下掩袭阿波可汗所居的北牙,全部俘虏阿波可汗的部众,并杀死阿波可汗的母亲。阿波可汗还无所归,于是西奔达头可汗,达头可汗闻讯大怒,借兵十余万给阿波可汗,东击沙钵略可汗,复得故地,收聚散卒数万,与沙钵略可汗作战,阿波可汗屡屡得胜,其势力益增。沙钵略可汗则从此由强变弱。于是遣使向隋朝进贡,千金公主亦请求改姓杨,乞求当隋文帝的女儿,隋文帝同意。

  再次出使

  开皇四年(584年),隋文帝遣长孙晟以副使职随虞庆则出使沙钵略可汗,赐公主姓为杨氏,改封大义公主。沙钵略可汗奉诏时不行跪拜之礼。长孙晟劝说道:“突厥与隋俱是大国天子,可汗不起,安敢违意。但可贺敦为帝女,则可汗是大隋女婿,奈何无礼,不敬妇公乎?”沙钵略可汗这才笑着对左右官员说:“须拜妇公,我从之耳”。于是乃拜诏书。长孙晟还朝后授仪同三司、左勋卫车骑将军。

  开皇五年(585年)七月,沙钵略可汗向隋请和称藩。从此北部边患基本消除,解除了隋朝南下灭陈的后顾之忧。

  开皇七年(587年)四月,沙钵略可汗卒,其部众立其弟处罗侯为莫何可汗,请隋廷承认。隋廷遣长孙晟持节前去祝贺,并赐以鼓吹旗幡,拜其弟处罗侯为莫何可汗,其子雍闾为都兰可汗(即叶护可汗)。处罗侯趁机对长孙晟说:“阿波为天所灭,与五六千骑在山谷间,伏听诏旨,当取之以献”。当时隋文帝正召集文武官商议此事,乐安公元谐认为:“请就彼枭首,易购彩稳定线路注册送88元,以惩其恶”。而武阳公李充则认为应“请生将入朝,显戮以示百姓”。隋文帝问长孙晟:“于卿何如?”长孙晟回答说:“若突厥背诞,须齐之以刑。今其昆弟自相夷灭,阿波之恶,非负国家,因其困穷,取而为戮,恐非招远之道,不如两存之”。隋文帝纳其言。莫何可汗随即率部打着隋所赐旗鼓西击阿波可汗。阿波部下以为莫何已得隋兵助阵,丧失斗志,望风归降。莫何可汗遂生擒阿波可汗。

  吊唁莫何

  开皇八年(588年)十一月,莫何可汗继续西击邻国,中流矢而死,都兰可汗继位。长孙晟奉命携带陈国所献宝器的前去吊唁。

  开皇十三年(593年),流民杨钦流亡至都兰可汗处,谎称彭国公刘昶与宇文氏女共谋反隋,特遣其来密告于大义公主。对此,都兰可汗深信不已,从此不向隋朝进贡。为探听突厥动向,长孙晟奉命出使突厥。大义公主见到长孙晟后,言辞不逊,并派心腹安遂迦与杨钦计议,煽动都兰可汗反隋。

  长孙晟回京后,将此事俱奏。隋文帝再次派长孙晟出使突厥,向都蓝可汗索要杨钦。都蓝可汗不愿交出杨钦,便谎称:“检校客内,无此色人”。长孙晟遂便买通其帐下达官,探知杨钦之所在,趁夜将其抓获,并带到都蓝可汗面前质问。结果公主谋反之事被揭露,突厥人闻后大为耻辱。都蓝可汗不得已,只好将安遂迦等人拘捕,交给长孙晟带回。回京后,隋文帝大喜,为长孙晟加授开府,并遣其再次入藩,诛杀大义公主。

  可汗请婚

  是年,都蓝可汗又向隋朝上表请婚,朝廷准备答应时,长孙晟上奏说:“臣观雍闾反覆无信,特共玷厥有隙,所以依倚国家。纵与为婚,终当必叛。今若得尚公主,承藉威灵,玷厥、染干必又受其征发。强而更反,后恐难图。且染干者,处罗侯之子,素有诚款,于今两世。臣前与相见,亦乞通婚,不如许之,招令南徙。兵少力弱,易可抚驯,使敌雍闾,以为边捍”。隋文帝准其所奏,M5投注网移动版,并派长孙晟告知突利可汗(即染干)许配公主之事。

  开皇十七年(597年),突利可汗派500骑随长孙晟来迎娶,隋以宗女封安义公主妻之。突利可汗依长孙晟之说,率众南徙,居度斤旧镇。此时都蓝可汗气怒,常率部抄略隋境。突利可汗察知其动静,即派人报隋。因此都蓝可汗每次入边,都因隋边境都先有防备而未能得逞。

  开皇十九年(599年)二月,突利可汗奏报都兰可汗制造攻城器械,准备攻击大同城(在今内蒙乌拉特前旗东北)。隋文帝命汉王杨谅为元帅(实际未亲临前线),以尚书左仆射高颎出朔州(治善阳,今山西朔县),尚书右仆射杨素出灵州(治回乐,今宁夏灵武西南),上柱国燕荣出幽州(治蓟县,今北京城西南),三路进击突厥。

  双方激战

  都兰可汗得知隋军来攻,大惧,遂与达头可汗结盟,合兵掩击突利,双方在长城下展开激战,突利可汗大败。都兰尽杀突利的兄弟子侄,然后率部渡河进入蔚州(治灵丘,今属山西)。突利与长孙晟独率五骑趁夜南逃,天明时行约百余里,并收集数百名散骑。此时突利可汗却对长孙晟说:“今兵败入朝,一降人耳,大隋天子岂礼我乎?玷厥虽来,本无冤隙,若往投之,必相存济”。长孙晟闻后,知其有二心,遂暗中派人入伏远镇(今山西大同西北),令镇中速举烽火。突利可汗见四处烽火俱燃,便问长孙晟:“城上然烽何也?”长孙晟谎称:“城高地迥,必遥见贼来。我国家法,若贼少举二烽,来多举三烽,大逼举四烽,使见贼多而又近耳”。突利可汗闻后大惧,对其部众说:“追兵已逼,且可投城”。入镇后,长孙晟留其达官执室以领其众,自带突利可汗于四月入朝。隋文帝闻后,大喜,进授长孙晟左勋卫骠骑将军,持节护突厥。

  四月,高颎命上柱国赵仲卿率兵3000为前锋,大破突厥,都兰可汗败逃,后被其部下所杀。杨素军在灵州以北地区与达头可汗部遭遇,也大败突厥,达头可汗带着重伤逃跑,其众死伤不可胜数。

  十月,隋册封突利可汗为启民可汗,并赐射于武安殿。隋文帝选善射者十二人,分为两队。启民可汗说:“臣由长孙大使得见天子,今日赐射,愿入其朋”。隋文帝同意。启民可汗给长孙晟六支箭,发发皆中,结果启民可汗一队获胜。时有群鸟飞过,隋文帝对长孙晟说:“公善弹,为我取之”。结果十发皆中,鸟应丸而落。是日,百官得赏,其中长孙晟居多。

  都兰归附

  随后长孙晟率5万人(一作五千人)在朔州西北筑大利城(今内蒙古和林格尔西北土城子)给启民可汗驻守,令其招抚突厥其它部落。从四月至此,前后归附者万余口,其中包括都蓝可汗之弟都速等。长孙晟将归附之人全部安置妥当,从此突厥归附。可以说长孙晟为分化瓦解突厥,促进民族融合起了重要作用。时安义公主已卒,隋文帝又派长孙晟持节送宗女义成公主嫁给启民可汗。

  长孙晟又上奏说:“染干部落归者既众,虽在长城之内,犹被雍闾抄略,往来辛苦,不得宁居。请徙五原,以河为固,于夏、胜两州之间,东西至河,南北四百里,掘为横堑,令处其内,任情放牧,免于抄略,人必自安”。此举得到隋文帝的同意。

  十二月,突厥都兰可汗被部下所杀(都兰可汗被杀的时间《隋书·长孙晟列传》和《北史·长孙晟列传》均记载为开皇二十年,有误,这里以《隋书·高祖纪》《北史·高祖纪》及《资治通鉴·卷第一百七十八》中的记载为准),其部落大乱。为挽救突厥颓势,达头可汗自立为步迦可汗。

  长孙晟乘机上奏说:“今王师临境,战数有功,贼内携离,其主被杀,乘此招诱,必并来降,请遣染干部下分头招慰”(《隋书·长孙晟列传》)。隋文帝许之,都兰部果然尽来归附。

  步迦可汗得此消息后,大为恐怖,遂于开皇二十年(600年)四月率兵进犯隋边。隋文帝命晋王杨广、尚书右仆射杨素出灵州(治回乐,今宁夏灵武西南),汉王杨谅、柱国史万岁出朔州(治善阳,今山西朔县),合击步迦可汗。文帝诏长孙晟为秦川行军总管,率突厥归附各部为前锋,随与晋王杨广出征。时步迦可汗正与杨广对峙不下,长孙晟由于熟悉突厥民俗风情,知其人马均需饮用泉水,便献计说:“突厥饮泉,易可行毒”。于是命人在泉水上游撒放毒药。突厥人、畜饮水后很多被毒死,人心惶惶,在惊道:“天雨恶水,其亡我乎”遂连夜遁逃。长孙晟率部追击,斩杀突厥千余人,俘百余口,六畜数千头。杨广大喜,遂引长孙晟入内帐,把酒言欢。时有突厥达官来降,坐在帐内,说“突厥之内,大畏长孙总管,闻其弓声,谓为霹雳,见其走马,称为闪电。”杨广笑着说:“将军震怒,威行域外,遂与雷霆为此,一何壮哉”!凯旋回京后,授长孙晟上开府仪同三司,并再次还大利城,安抚新归附之众。

  步迦可汗逃至大斤山(即今内蒙大青山)时,与史万岁一路隋军相遇,结果大败,慌忙引军回撤。不久,步迦可汗又派他的侄子俟利伐从沙漠东面攻打启民可汗,隋文帝再次发兵协助启民可汗防守军事要道,俟利伐只得退入沙漠。启民可汗大为感动,表示愿千世万代永为隋臣。

  仁寿元年(601年),长孙晟上奏说:“臣夜登城楼,望见碛北有赤气,长百余里,皆如雨足,下垂被地。谨验兵书,此名洒血,其下之国必且破亡。欲灭匈奴,宜在今日”。隋文帝诏令杨素为行军元帅,长孙晟为受降使者,援助启民可汗北击步迦可汗。

  仁寿二年(602年)三月,军至黄河,正值突厥思力俟斤(官名)等率部渡过黄河,袭扰已经归降隋王朝的突厥启民可汗,掠走男女6000人、牲畜20余万头。长孙晟与上大将军梁默奉杨素之命率轻骑追击,转战60余里,大败突厥。长孙晟又教启民可汗分遣使者,往北方铁勒等部招抚归附。

  仁寿三年(603年),有铁勒、思结、伏和具、浑、斛萨、阿拔、仆骨等十余部背离步迦可汗,降于启民可汗。步迦可汗部溃不成军,西奔吐谷浑。长孙晟送启民可汗安置于碛口(今呼和浩特北),启民可汗于是尽得步迦可汗之众。随后多年,启民可汗与隋一直保持亲善。事毕,长孙晟回朝。

  仁寿四年(604年),隋文帝病崩。由于隋炀帝和长孙晟有过旧交,加上要拉拢长孙晟,遂以长孙晟为内衙宿卫,知门禁事,即日拜左领军将军。

  出任刺史

  不久,汉王杨谅在晋阳(今太原市西南)起兵反对其兄杨广即位。杨谅系隋文帝的五子,曾任并州总管,统领西起太行山,东至渤海,北达燕门关,南距黄河的52个州,长年据守在当时天下出精兵之地。杨谅对杨广夺取杨勇的太子地位心怀不满。及蜀王杨秀得罪,尤不自安,恐殃及己身,暗中准备起兵。而隋文帝崩后,杨谅更感到安全难保,遂起兵反炀帝。

  由于綦良、余公理等各路隋军出师不利,节节败退。隋炀帝采纳了杨素的推荐,以前江州刺史李子雄为上大将军,并以长孙晟为相州刺史,征集山东兵,与李子雄共同配合镇压谅军。由于长孙晟的儿子在杨谅部下,所以长孙晟推辞说:“有男行布,今在逆地,忽蒙此任,情所不安。”隋炀帝说:“公著勤诚,朕之所悉。今相州之地,本是齐都,人俗浇浮,易可骚扰。傥生变动,贼势即张,思所以镇之,非公莫可。公体国之深,终不可以儿害义,故用相委,公其勿辞”。长孙晟奉命出兵,破杨谅,回军后转为武卫将军。

  大业三年(607年),炀帝欲北巡至榆林,欲出塞外,陈兵耀武。因怕启民可汗惊惧,便先派长孙晟到启民可汗部喻旨。启民可汗闻后,便召所部奚、室韦等数十个部落的酋长齐集迎帝。长孙晟见此处杂草丛生,欲令启民可汗亲自除之,并让各部酋长看到,使之明白天子之威重。于是长孙晟手指帐前之草说:“此根大香。”启民可汗闻后说:“殊不香也。”长孙晟又说:“天子行幸所在,诸侯躬亲洒扫,耘除御路,以表至敬之心。今牙中芜秽,谓是留香草耳!”启民可汗这才悟其本意,说:“奴罪过。奴之骨肉,皆天子赐也,得效筋力,岂敢有辞?特以边人不知法耳,赖将军恩泽而教导之。将军之惠,奴之幸也”。遂拔佩刀,亲自除草。其余各部族长见后,争相效之。启民可汗又发命举国就役开御道,西起榆林,东达于蓟,长3000里,宽百步。隋炀帝听到此事,对长孙晟的办法非常赞赏。后长孙晟除淮阳太守,未赴任,复为右骁卫将军。

  去世追赠

  大业五年(609年),1962年属虎白羊座今日云贵川22选5手机号码,长孙晟去世,时年五十八。隋炀帝深表悼惜,赐赠甚厚。少子长孙无忌嗣。同年,诚心归顺隋朝的启民可汗也去世。

  大业十一年(615年)八月,隋炀帝出塞北巡,于雁门为突厥始毕可汗(启民可汗之子,名为咄吉)所围,隋炀帝慨叹道:“如果长孙晟还在世的话,我不至于被匈奴逼到如此地步”!

  长孙晟之女长孙皇后是唐太宗(李世民)的皇后,唐朝贞观年间,唐太宗追赠长孙晟为司空、上柱国、齐国公,谥号献。

  主要成就

  获取敌情

  开皇二年(582年),突厥向大隋出兵,长孙晟就给隋文帝上了一道奏疏。他说,突厥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内部分裂。当时,突厥分为五大可汗,分别是沙钵略可汗、第二可汗、阿波可汗、达头可汗和突利可汗。长孙晟说,在这五大可汗中,达头可汗、阿波可汗和突利可汗都与沙钵略有矛盾。既然他们彼此有矛盾,那我们就应该充分利用他们之间的内部矛盾,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  那么,长孙晟为什么对突厥的事情那么清楚呢?因为当年送千金公主和亲的时候,他就是送亲使团的副团长。到了突厥后,沙钵略可汗对其他人都没放在眼里,唯独看中了长孙晟,挽留他住了一年多。有一次,沙钵略可汗和长孙晟一起出游,正好看见两只雕争肉吃。沙钵略就给了长孙晟两支箭,说,你把这两只雕射死吧。长孙晟看了看角度,只抽出一支箭来,弯弓射过去,一下把两只雕串成了糖葫芦。这就是成语“一箭双雕”的来历。

  突厥民族天生崇尚英雄,一看长孙晟武艺这么高强,沙钵略对他佩服得无以复加,让贵族子弟都来陪他玩,跟他学射箭。特别是沙钵略的弟弟突利可汗,这时候干脆偷偷跟长孙晟结了盟,天天来和长孙晟一起指点江山,纵论天下大事。一年之后,长孙晟已经把突厥的部众强弱、山川地理和战略虚实都弄得一清二楚。

  外交化敌

  隋文帝派出了两个使团,一个使团去找沙钵略的叔叔达头可汗,向他表示,隋朝认可他的权力,要与他联盟;还有一个使团由长孙晟亲自率领,去找从前的朋友,沙钵略的弟弟突利可汗,跟他重修旧好。

  更厉害的一招是对付阿波可汗的。阿波可汗与隋交战失败,长孙晟马上就派使者去找阿波了。对他说:人家沙钵略每次出来,都能打胜仗,可是你居然一打就输,这不是突厥的耻辱吗?沙钵略早就想吞并你的势力,这次肯定要拿这件事做文章了,你估计自己能打得过他吗?阿波一听,出了一身冷汗,是啊,这怎么办呢?听听长孙晟的高见吧。

  长孙晟说:达头与隋联盟,你最好联合达头,实力就强了,谁也不怕了。比回去被沙钵略侮辱好。阿波听长孙晟分析得头头是道,马上派使者跟着长孙晟入朝了。沙钵略一听阿波可汗派遣使臣到了隋朝,趁着阿波可汗还没有回来,率军袭击了阿波可汗的营地。不仅收编了阿波可汗的部众,还把阿波可汗的母亲给杀死了。

  阿波可汗只好投奔达头可汗去了。达头可汗马上援助阿波向东进攻沙钵略,阿波和沙钵略一交锋,原来被沙钵略收编的那些部众也随之倒戈,又回到了阿波的旗下。这样一来,沙钵略可就吃亏了,只好狼狈逃回了东边。一看沙钵略实力不如从前,其他大大小小的势力也都起来造反,突厥逐渐分成了沙钵略的东部集团和阿波的西部集团两大势力,内部争斗不止,无力再南侵大隋。

  人物评价

  历史评价

  杨坚:“长孙郎武艺逸群,适与其言,又多奇略。后之名将,非此子邪?”

  魏徵等《隋书》:①性通敏,略涉书记,善弹工射,趫捷过人。②好奇计,务功名。性至孝,居忧毁瘠,为朝士所称。③晟体资英武,兼包奇略,因机制变,怀彼戎夷。倾巢尽落,屈膝稽颡,塞垣绝鸣镝之旅,渭桥有单于之拜。

  蔡东藩:以夷攻夷,为中国制夷之上策,汉班超之所以制匈奴者在此,隋长孙晟之所以制突厥者亦在此。盖夷人无亲,又无信义,诱之以利,怵之以威,未有不为人所欺,而自相残杀者。晟上书计事,不过寥寥数语,而夷虏已在目中,厥后依策施行,无不获效,乃知制夷不难,难在无制夷之策,与制夷之人耳。

  综合评述

  长孙晟在其一生中,同突厥交往达20余年,虽未指挥过大的作战,但凭其出众的谋略,为分化瓦解突厥,保持隋北境安宁,促进民族融合作出了重大贡献。可以说一个强大的突厥帝国,从根本上就是毁于长孙晟之手,此功非常人所能及也!更为后来的贞观之治送来两位重要人物:长孙无忌和长孙皇后。

  家族成员

  父祖

  曾祖父:长孙稚,魏太师、假黄钺、上党文宣王。

  祖父:长孙裕,西魏卫尉卿、平原郡公。

  父亲;长孙光,周开府仪同三司,袭平原公。

  哥哥

  长孙炽,官至户部尚书、左候卫将军,封饶良县子。

  妻子

  长孙晟的第一个妻子史籍未载其姓名,生两子:长孙安业,长孙安世

  又有侍妾所生庶子:长孙恒布(又作行布,为庶长子),长孙恒安

  前妻过世后,长孙晟续弦高氏,出自渤海高氏,为名臣高士廉之妹,育有一子一女,儿子长孙无忌,女儿即後来的长孙皇后(观音婢)

  长孙晟病故后,高士廉将妹、外甥全接到自已家中抚养,恩情甚厚。高士廉看到李渊次子李世民才能出众,便将外甥女长孙氏许配给了他

  子女

  儿子

  长子:长孙无乃,字行布,隋汉王府库真,唐右监门将军。

  次子:长孙无傲,字恒安,隋鹰扬郎将,唐左监门将军,清都郡公。

  第三子:长孙无宪,字安业。曾在父亲过世后,将长孙无忌兄妹及其母赶出家门。贞观元年为左监门将军,后参与谋反,按唐律谋反本十恶之首的罪名,与其参入谋反的李孝常及元弘善等都已经被处于死刑,但长孙安业却因为长孙皇后的求情,太宗免除了他的死罪,最后官拜兵部尚书,封薛国公。

  四子:长孙无忌,字辅机,长孙皇后同母兄,唐朝开国功臣,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,继承了其父长孙晟的齐国公位,贞观十一年改封为赵国公。

  五子:长孙无逸,官至云麾将军,封郫县公。

  女儿

  长孙皇后,谥号文德,唐太宗李世民的皇后。

  个人作品

  《全隋文》收录有《表奏宜北伐》、《上书进离间突厥计》、《奏许染干尚主》、《奏徙染干部落》、《奏请招慰都蓝部落》。

  轶事典故

  一箭双雕

  北周宣帝为了安定北方的少数民族突厥人,决定把一位公主嫁给突厥国王摄图。为了安全起见,派长孙晟率领一批将士护送公主前往突厥。历经千辛万苦,终于到了突厥。突厥国王摄图大摆酒宴。宴请长孙晟。酒过三巡,按照突厥的习惯要比武助兴。突厥国王命人拿来一张硬弓,要长孙晟射百步以外的铜钱。只听得“格勒勒”—声,硬弓被拉成弯月,一枝利箭“嗖”地一声射进了铜钱的小方孔。“好!”大家齐声喝彩。

  从此摄图对长孙晟非常敬重,留他在突厥住了一年,并经常让他陪着自己一块儿去打猎。有一次,他俩正在打猎,摄图猛抬起头,看见天空中有两只大雕在争夺一块肉。他忙送给长孙晟两枝箭说:“能把这两只射下来吗?”“一枝箭就够了!”长孙晟边说边接过箭,策马驰去。他搭上箭,拉开弓,对准两只厥打得难分难解的大雕。“嗖”的一声,两只大雕便串在一起掉落下了。